although there no words

亡命谬论·卷十二

'金杰×闻劭

'原著时间if线



🍁🍁🍁

𝐜𝐡𝐚𝐩𝐭𝐞𝐫12 试探



      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

      平复心情,敲响了书房的们,半晌,里面传来慵懒熟悉的男声。

      “门没锁。”


      轻轻推开门,金杰一眼看见魂牵梦萦的人就坐在窗边,手里随意的翻看着一本书。见他进来,伸手将书页一角翻折,随手放在旁边,抬眼看了过来。

      阳光洒在他的头顶,黑发如绸缎般,只留下一层浅浅的金色,整个人都被衬得温柔。

      金杰反手带上门,做了个简单吞咽的动作,闭了下眼,心里暗暗叫苦。


      自从意识到自己对他大哥想法不在是单纯的保护,而是别有所图以后,闻劭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对他来说几乎都是勾引。

      就连简单的一个眼神,都让他无所适从。

      “大哥,你找我?”


      闻劭转了下看似清瘦的手腕,点了点头当做回答。

      “你过来坐。”


      金杰以平常来说最正常的姿势走过去坐下,满脑子却都是怎么快点结束谈话然后找借口离开,毕竟他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就着。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闻劭弯了弯眼尾,只是问了句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头发怎么没吹?”


      心里暗自骂了句见鬼,又是这样。金杰早就已经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了,但是对方却扔出了准备好的香甜的糖衣炮弹,让自己再次深深陷入。

      他下意识摸了下半湿的头发,低低的笑了一声。

      “大哥不是急着叫我过来吗,我只是忘了吹。”


      眼见着对方慢慢放松下来,闻劭眼尾闪过一丝戏谑,拨弄了一下桌上插着的鲜红玫瑰花束。

      “我最近没有亏待你吧?”

      这一下把金杰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兀自思考了一会,却仍然摸不准闻劭的意图。“大哥怎么会这么问?”


      闻劭没有接着说下去,倒是转了话头:“我只是不想我的方片J关键时候掉链子。”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闻劭这句“我的”,让金杰听得十分受用,他心情极好的点头,态度看似有些轻浮的挑起眉毛,侵略性的眼神在闻劭身上扫视一圈。

      “不可能的事。”


      闻劭起身,从花瓶里挑出一只开得鲜艳的玫瑰来,捏在手里把玩,说道,“过几天你去一趟天纵山,收个尾。”

      对于闻劭这种跳跃式对话,金杰早已经习惯了,连忙把脑内的旎暔之思赶出去,回到正事上来。

      “可是大哥,就这么简单的收手么?”


      对于他问的问题,答案虽然不能再明显,闻劭收住嘴角的笑容,整理了下衣领,声音透着一股子运筹帷幄般的讽刺。

      “已经有人帮忙了,至于那个告密者,等这件事结束了再处理,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听清楚了是“处理”而不是“处置”,金杰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再次感叹了一番闻劭惊人的洞察决策力,这种轻浮感中透露出的肯定之意,常常让人后背发凉。


      手上的温暖触感突然让金杰回神。

      闻劭弯下腰,迎着午后的阳光,把手中把玩许久的玫瑰放到了金杰虚握的左手中。

      低头的瞬间,温热的鼻息从颊侧拂过。五指被温柔合拢,滚烫的温度丝丝缕缕从指间蔓延,随着轻盈的呼吸声,逐渐纠缠上了他的手腕。

      闻劭伸出一只手轻拍金杰的肩膀,转身离开。


      “礼尚往来。”


      房间里安静下来,静到金杰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心跳声,震动充斥鼓膜逐渐传递至胸腔。

      看着闻劭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而左肩的温度像是快要烧起来,逐渐燃出一把燎原之火。在这样原始冲动的憧憬之下,他的心却逐渐趋于冷静。

      金杰将手中肆意绽放的鲜红的玫瑰花朵转了一个面,苦涩的弯了下唇角,他总是这样。


      到底该怎么办?


      回到房间以后,金杰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把花安置下来,盯着看了好一会。至少现在,就在自己内心的深处,他属于我。


      只是这样悄悄的看着他,就已经足够了。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31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壬栗酥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