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hough there no words

深海港湾(KJK)

-北欧❄️set也安排

-寒冬夜里的火锅

——





      “吱呀”

      是北欧凛冽不冷的风。


      小木屋的门被轻轻推开,一股淡淡的热气扑面而来。闻劭舒展眉头,先一步踏进门去,金杰拉着两个行李箱,紧跟在后面。

      入眼是妥妥的北欧风。

      木质的家具和地板散发着温暖的气息,房东已经把壁炉提前点着了,橘红的火苗跳跃着,那股令人放松的暖气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


      距离一切结束已经过去半年多,闻劭终于空出了假期。为此,金杰纠结了好久。

      闻劭怕热,还是往北走最好,还得漂亮,有特色的,最后才决定来这,还可以碰碰运气,能不能看到极光。


      金杰放下箱子,把大衣脱下挂在架子上,回头一看,闻劭已经开始研究屋里的麋鹿小摆件了。看来还是蛮喜欢这的,金杰舒了一口气,走过去,帮闻劭解下围巾。

      “大哥,这里还满意么?”

      闻劭回过头来,挑了挑眉毛,伸手抚平人翘起的发丝,

      “不错,有心了。”


      刚收拾完房间,金杰从冰柜里挑出食材,摆出一口铜锅,拿出不知从哪变出来火锅底料,开始摆盘。闻劭属实是震惊了。

      “你哪里来的这些。”

      金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了,“这么冷的天配火锅不是正好么,食材是问房东要的,没想到还挺全。”


      言简意赅。

      脸不红心不跳,全然不提两个小时前自己拿枪抵着房东后脑勺威胁人家给自己准备食材的光荣事迹,搞得人家战战兢兢,看两人的眼神充满畏惧,态度毕恭毕敬,一度让闻劭很摸不着头脑。

      莞尔,他满足的坐下来,看着金杰忙前忙后准备火锅。也不是他不帮忙,只是在他几次差点炸了厨房以后,就很有自知之明了。


      “咕嘟咕嘟”

      桌子中央架着的铜锅内正冒着热气翻腾,煮下羊肉薄片,熬出高汤,空气中逐渐聚集起的香气熏得游人醉,金杰给两人倒上本地特产的低度数烧酒,示意闻劭可以开吃了。

      墙上的挂钟一点一点移动。

      屋内持续缓慢的升温,漂浮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纵使闻劭喝的是低度数烧酒,但是他的脸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红。

      露天阳台的门开了一条缝,闻劭站在木质地板上,虚虚靠在人怀中,金杰从后面环住闻劭劲瘦的窄腰,下巴抵在肩膀上,就这样安静的待着,谁也不说话。


      一道亮光划过逐渐昏暗下来的天际,小木屋前面冰天雪地,一望无垠。

      在这里,车辆减速慢行,船只掠过如镜的海面,古树沉眠,海水冰封,在这里,只有极昼,或者极夜,四级更替永不停歇,寒风凛冽,我的港湾。

      “我爱你。”

      “嗯,我知道。”



评论 ( 22 )
热度 ( 222 )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壬栗酥啤 | Powered by LOFTER